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
背景:
阅读内容

游离在友情与爱情之间

[日期:2006-04-26] 来源:文/重庆铜梁中学初二   作者:戚 黛 [字体: ]
 

文/重庆铜梁中学初二 戚 黛

我以为我已忘了自己曾经喜欢过申彤。然而,在某个冬日的午后,干暖的阳光照在我慵懒的眼,心里某个隐藏的弦又被深深触动。干涩的眼睛忽而变得朦胧,阳光点点,闪闪烁烁。树叶的馨香,短发的清爽,眼神的单纯,音乐的柔和,像陈年老酒,一旦打开,便浓香四溢,萦萦绕绕。

也许小学三年级喜欢上一个男生没什么新奇。可我仍旧奇怪,当初那么小,为什么会注意到申彤高挺的鼻梁,长长的睫毛?更让我迷惑的是,为什么我会觉得他薄薄的嘴唇很“好看”?也许真正蛊惑我的,是他把我气哭了以后那抹莫名其妙的笑,有点坏坏的。

在那个猜测着谁喜欢谁,听到某个人的名字就会脸红的年代,我快乐地享受着小女生的童年。而申彤,早已有了心仪的女生。我不难过,只是偶尔觉得少了拌嘴的对象,有点失落,仅此而已。

花开花落,月圆月缺。流连于树林中的阳光,迷恋于野花丛的芬芳。悠悠一晃,便已烙下十五岁的痕迹。

不知何时,我和申彤已不再那么熟悉。也许是我忙于令人焦头烂额的功课,也许是他忙于打架滋事,虽然中学还在同一个班,但偶尔见了面,也仅仅是打个招呼而已。在难得清闲的时候,我忽然会悲哀地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。

我想找回从前的申彤,那个可爱直率的男生。然而,当申彤熟练地掐灭烟蒂,似笑非笑地望着我的时候,我发现,他的眼里藏着一种我不能理解的脆弱,而那种脆弱,是我所不能介入的。

我和申彤,依然过着不同的生活。惟一有点儿变化的是,在他伤痕累累的时候,我们会静静地坐在天台上,没有只字片语,安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。

我从来没有想过,我和申彤之间会发生什么微妙的变化。虽然有时看着他我会脸红,但我固执地认为那是天性使然。就像是再丑的小狗,我也会爱怜地抚摸它一样(我知道把申彤和小狗联系在一起不太好,可我当时的确是这样来说服自己的)。圣诞节贺卡漫天飞舞,最令我意外的是收到申彤的两张贺卡。一张是用汉语写的,无非是什么“学习进步,心想事成”之类,笔迹拙劣,却相当整齐。我一边笑着说谢谢,一边准备拆第二张。他却突然按住我的手,紧张地要我待会儿再拆。我很诧异,但更好奇。拗不过我,他忐忑不安地看着我打开那张贺卡……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那种感觉,惊喜、兴奋、羞涩还夹杂着一丝不安。那三个虔诚的英文单词,像一串美妙的音符,轻轻地回响在耳边,又像灼热的阳光,刺得我睁不开眼,我不知所措地看着同样慌张的申彤,僵持了几秒钟,我突然红着脸把贺卡递给他,轻声说:“我不要。”“为什么?我送出的东西绝不收回。”他倔强得像个小孩子。“我不想要的东西也绝不要。”我也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。他涨红了脸,怒气冲冲地望着我,我也不甘示弱地瞪着他。蓦地,他转身离去,头也不回。泪水在我的眼眶里打转,却始终没有掉下来。申彤永远不会明白我的举动,因为连我自己都不明白,但我可以肯定,在打开贺卡的那一瞬间,我是幸福的。

我以为我和申彤会从此形同陌路。但当他嬉皮笑脸地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由衷地扬起了笑脸。也许,还有一点点失望,自私的那种,因为申彤不曾像我一样受伤。

我不曾想过我和申彤有一天会分开。我们不是情侣,却彼此熟悉,游离在友情与爱情之间。我已习惯和他一起坐在天台上吹风,已习惯他懒散的笑容,已习惯他沉默的眼神。当这一切都要与我告别的时候,我看到了自己的无助。我惶恐着,茫然着。我不能接受他的辍学,我还没有准备好说再见。

我偷偷地躲在榕树下,默默地注视着他颀长的背影越走越远。恍惚中,他似乎转过身。在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时,我想藏也来不及了,只能怔怔地看着他一步步走近,靠在我身旁。我仰起头望着他,几近绝望地想把这张脸深深刻在脑海里。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滑落,不是我的,而是申彤的。良久,他轻轻放开我,用拇指抹去我眼角的泪水,露出我熟悉的笑容,只是这一次,包含了许多复杂的成分……

一晃便时隔一年,我不知道申彤在哪里,他似乎从人间蒸发了一样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可我依然期待着重逢,在合适的时间,合适的地点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斗士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1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第 1 楼
雾里看花 发表于 2006-8-3 15:28:11
好美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