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
背景:
阅读内容

我和M的故事

[日期:2006-04-26] 来源: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环城西路230号2-2-201   作者:陈倩倩 [字体: ]

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环城西路230号2-2-201 陈倩倩

 

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:一个名叫甘北的男生不擅长唱歌,后来,他认识了一个叫小鱼的女孩。通过她,甘北开始渐渐了解音乐,并买了把吉他自弹自唱。但是,甘北的父母却极力反对,他们说唱歌只会影响学业。于是甘北离开了曾经生活了十几年的家,去漂泊。后来,小鱼收到了甘北寄来的明信片,上面印着的是草原,再后来又变成沙漠、高原……到了年底,就快过节的时候,一首新歌飘扬在城市的大街小巷。男歌手的嗓音不是很出色,但歌词的旋律却让人怦然心动。音像店那干净的玻璃窗上,赫然贴着甘北的画像,还有他的主打歌《甘北朝北走》。

M是我曾经的后桌,一个沉默寡言、爱文字爱到骨头里的男孩。

我和M认识是因为争论一个故事。至于那是一个什么内容的故事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,只记得为了那个故事,我们争了很久,直到我说:“我也赞同你的观点。”才结束了这场争执。从那以后,我们开始真正地交谈。我说我讨厌古文,他说他喜欢现代文;我说我讨厌悲剧,他说他喜欢喜剧;我说我喜欢随心所欲地写些东西,他说:“我也一样!”然后就是不约而同地仰天大笑。

M没有转学以前,学习成绩不好,可他写的文章却别具一格。一次期中考试,作文满分30分,老师给他打了“28- 28”的分数。老师解释说:“文章写得很好,语言有穿透力,文字也很优美……但是我觉得是抄袭!”M当时什么也没说。后来到了期末考试,老师又在他作文试卷上画了特殊的符号“28+28”,老师这次是这样解释的:“第一个28分是这次考试的分数,第二个28分是期中考试的分数。”虽然M的作文成绩优秀得不可思议,但是他的语文总分连及格也达不到……起初,我觉得很奇怪,也问过他,他只是简单地回答:“我爱看除课本以外的书。”后来,我慢慢发现了他的秘密。语文课上他总是把课本有模有样地放在桌面上,然后陶醉于放在课桌抽屉的另一个文字世界……他看的书很杂,有韩寒的、郭敬明的、春树的,甚至连《故事会》、《知音》也出没在他的课桌抽屉里。用他的话讲,这是“全面发展”。

M转校之后,仍然保持着这个“全面发展”的好习惯。他也会经常写信给我。M的信总体来讲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:一种是特简洁,另一种又特别长,长得像蜿蜒的小溪流不到尽头……简洁类型的信的内容一般都是“推荐你去看什么什么书”或者“淘书未果,等待中……”而我经常不知道该怎样回复这种风格的信。抗日战争时期传送的鸡毛信好歹也有个时间、地点、人物什么的,他倒好,写得比鸡毛信还鸡毛信。另一种篇幅比较长的经常让我怀疑邮递员叔叔的判断:怎么会不认为是超重了呢?看这种洋洋洒洒、密密麻麻的文字,通常是会看到头痛也不知他倒底要表达什么?我也经常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这种信。所以,总而言之我就是经常不回信!

由于我经常不回信,所以书面的交流就演变为键盘形式的沟通。但是M打字的速度奇快,依旧让我觉得无可奈何!我们在qq上聊天的时候,我好不容易打了十几个字,发送给他之后打开一个网站听歌,同时等待他的回复。音箱里刚刚播出歌曲的前奏,他的文字就发回来了,昏天黑地的一大片,一屏还不够,还得用鼠标把滚动条往下拉。但是,他的错别字出现的概率和速度也是成正比的。我总是责怪他的错别字太多,他还理直气壮地说:“最近突然对古文感兴趣了,这都是通假字啊!”我知道他是故意气我的,知道我对古文的“深恶痛绝”。我是那种即使是通假字也会认为是错别字的古文学习者。M耳闻目睹过多次我和语文老师就古文问题发起的相互“人身攻击”。老师说我不开窍,我暗地里说老师没进化好。M还给我和老师做了评价。他说老师是念旧怀古型,作为一个语文老师那叫正常。而我是现实主义型,不符合双鱼座的性格。每逢老师为我那糟糕的古文水平而痛心疾首时,M都会躲在一边偷着乐。我也在心里偷着骂:“得意什么?你又比我能强多少?”然后M就心领神会地对我说:“要骂就用声音骂,憋在肚子里骂损害身心健康。”我气得话都没了!

M的爸爸对M的学业颇为关心,时不时地给他买各种各样的参考书。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就“废物利用”,半价把参考书全卖给班里学习好的同学。然后捧着钱乐颠颠地去书店淘书。这种经营方式按他的话来讲叫“合作愉快”!我挖苦他说:“你还真会享受!”他不甘示弱地反击:“等我享受完了,要不要也借你享受享受啊?”他看书的速度也挺快,我一直都认为他囫囵吞枣,渐渐我发现,他还真能把每本书的内容复述得有模有样,或许,对于M来讲这叫熟能生巧吧!  

  时间过得真快,M转学也差不多有一年了。也许时间久了人的感觉也变得懒惰了。好一阵子没有他的消息了,我突然感觉到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彼此开始小心翼翼地拿捏起友谊的分寸。在网上遇见就打声招呼,随便扯上几句,或者一起玩传奇、打泡泡堂、在CS里拼命,但是彼此都沉默着。再后来,就慢慢发现友谊在缩小,接着变平淡,然后就消失了。  

  当我把关于我和M的故事写下来的时候,还不知道要把这个故事讲给谁听?就当作为缅怀逝去的友谊而刻下的烙印吧!但是,不知为什么,最近我发现自己总是会在大大小小书店的新书架上期待M的出现。即使他不再叫M,我也认得他……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斗士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